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【莫扎特×萨列里】孩子

我实在告诉你们:凡要承受 神国的,若不像小孩子,断不能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《路加福音》

有什么会比竞争对手彻底失势更令人快乐的呢?

他们说:莫扎特再也无法翻身了,因为他已病入膏肓。

————你们瞧见了吗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萨列里大师。他脚步虚浮,再也不似从前的沉重。

————也许是因为莫扎特大师吧。听闻莫扎特好久不在学院出现过了。啊,我真想念他那孩子般的眼睛。

————萨列里和莫扎特不是死对头吗?按理说,萨列里大师应该高兴吧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看,萨列里往莫宅去了。

昨夜下了一晚的雪。如同花瓣一般飘飘悠悠,铺满了维也纳的领土。安东尼奥·萨列里,奥地利的宫廷乐师,趁着难得的闲暇,他难得地发挥文艺青年的本质,走出如迷宫般的剧院,去倾听清晨的鸟鸣。

可,鬼知道他为什么会不知不觉走到这儿来,这片花园。

这里盛开着鲜艳的杜鹃,点缀着点点洁白。还有几位与鲜花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嚼舌贵妇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在花园里,可以一眼就望见莫扎特家的窗户。

上帝知道萨列里有多不想见到莫扎特。

在他祷告的时候,在他低声碎碎念的时候,在他握紧信刀高唱杀杀服你的时候,每个天使都晓得了。

萨列里害怕莫扎特。

萨列里渴望莫扎特。

就像黑夜里的飞蛾,无法拒绝明亮的灯火。

所以他想转身撒腿就跑。幸好他抑制住了自己。

谁会希望明日太太沙龙的头条变为“萨列里大师在莫扎特门前不顾形象,落荒而逃,顺手还摔了一跤呢?”奥地利皇帝和太太们说不定还会觉得这很精彩,但萨列里只觉得糟糕透了。

不管是无意间走到这也好,还是贵妇们故意放大的说话声也好。

他矜持地扳过身子,优雅地装作赏完花,宛如一只高傲的孔雀,小步朝着门口迈去。

很好,一切都很完美。

突然,他停下了脚步。

琴声。

如同初化的冰泉由那窗口奔腾出,环绕住萨列里。跳跃的音符,似乎一个个欢乐的精灵,将他围困。猛地,泉水化为波涛,汹涌澎湃,拍打着他,冲击着他,直到浪的源头——那扇大开的门前。

莫扎特常常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。

就比如,现在出现在萨列里面前的“城门大开,邀您入内”的架势

仿佛受到了蛊惑,萨列里进了那门,就像亚当在偷食禁果。

当然,不经主人同意就闯入别人家里是不礼貌的。

但是,谁在乎呢?

沃尔夫冈·阿玛多伊斯·莫扎特在乎吗?

此时的他宛如一位天使,手指间淌出黑白色的海洋,阳光透过窗懒洋洋洒在他脸上,使加百列披上了荣光。似乎完全没注意到,门口多了这么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。

那么,安东尼奥·萨列里呢?

请不要吵醒他的美梦。当然也没有什么能把他唤醒,无论权势,名声,还是嫉妒。

除了,莫扎特的呼唤。

“啊,是您。”莫扎特从小凳子上站起来,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“您来了”

他走近萨列里,灰色的眼睛如同星星,掉入了萨列里的心里。“您觉得怎么样?”莫扎特问他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不错”

莫扎特高兴的在钢琴边跳来跳去。因为他知道,对于萨列里来说,“不错”就等于“非常好”。

萨列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莫扎特说话,他们就像黑夜和白天,格格不入。也许一瓶酒可以作为中和剂。但相信我,你不会想让萨列里碰到一丝酒精的。。

所幸莫扎特总不会让人失望。

“您要知道,康斯坦斯出去了,这儿有点混乱。”莫扎特忽然向他鞠了一躬。“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们也许可以去外面放风筝,春光正好不是吗?”

“现在是冬天。莫扎特”

“这有什么关系呢?”莫扎特狡黠地冲萨列里眨眨眼。“反正康丝坦斯又不会知道。”

“您的身体。。。。。”

“算了算了。阿,大师听说过贝多芬吗。路德维希·凡·贝多芬。”

“他曾在您那弹过琴。”

“是的,他将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。下次贝多芬来维也纳时,我希望你能关照一下他。”

萨列里愣了一下站了起来“那么你呢?”

莫扎特没有回答他,他歪歪头,又重新坐回凳子上。双手放在钢琴键上。

他闭上了眼睛,刹那间,风掀起鹅黄的窗帘,卷起莫扎特那金色的头发,敲动出那悦耳的琴声。

起先明快的节奏宛若鲜活的生命,仿佛原野上的兔子在心头跳跃。

仁慈的天父,为何你给予我对音乐的爱,却将真正的声音送与另一个人。

节奏开始舒缓,恍若突然平缓的河流。

忽而,乐声恍若河流冲下了山崖,即刻变为了瀑布。激烈的节拍轰鸣宛如一道道惊雷。

萨列里呆在那里。

仁慈的天父,这样的音乐只能出现在天堂,为什么要将它给与这样一位小子,您要将它收回去了吗。

宽阔的如同海洋,他听见大河终将汇入海洋,他听见天际的壮阔,他听见海的呼啸。

仁慈的天父,求求您,求求您不要那么匆忙。仁慈的死神,希望您能喝的烂醉,忘了还有一位。。。一位莫扎特。

萨列里的身躯不住地颤抖。

你猜猜他听见了什么?

最后,他听见波浪拍打岩石,听见海底蓝鲸的歌唱,他听见鱼虾的低语,他听见了生命!

最后的最后,他看见莫扎特一脸恶作剧成功的笑容,对他说:“明天一起去看歌剧吗?魔笛哟。”

这算什么呢?

这个可恶的孩子。

害的萨列里永远忘不了那冬日的清晨,他见着的,那张因为流汗而微微闪着光的脸,还有那绝世的乐曲。

那只属于萨列里和莫扎特的音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写摇滚莫扎特同人,可能会ooc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