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【庄惠】青鸟(当惠施睡着了)

夏夜的晚风承载着不休的蝉鸣,轻柔地拂过梧桐树叶。天空中微亮的繁星,好似湖上的点点波光,洒落在惠施的嘴角,那残留的一滴清酒中。

庄周悠悠然从冥思中醒来。

他梦见一只青鸟,飘飘然停在他肩上,仿佛一阵风般轻巧。

于是他转头一撇,却只见一位惠夫子,与他互相依靠着,倚在这千年的老梧桐下。

手边的清酒尚有余温,早时的琴声还未散去。

可那位惠夫子已然熟睡,他均匀的呼吸声,就如那不绝的蝉鸣,自然而然地溶在了这,仲夏夜的梦里。

他的眉眼微微弯着,身若无物地靠着,散乱的青丝倾倒在地,仿佛醉玉崩山。

庄周的嘴角不由地向上扬起,他不自觉地靠近,静静凝视着他唯一的朋友。

清风挑起惠施的发丝,落在庄周的鼻尖。

只听见这偌大的天地间,传来隐士的轻轻叹息。

曾经的惠施,仿佛立于山巅之上的赤松,狂傲不羁。

如今的惠施,却温润如玉,已被岁月和世俗打磨的圆滑。

呼吸之间,庄周竟不知晓,哪一位才是他所想要的挚友。

是过去那一位和他辨得天昏地暗,互不相让的少年。

还是这位近在眼前的可以与他平和相对,心心相印的友人。

他拿手小心翼翼地刮过惠施的眼角。

凤凰之性,非梧桐不栖,非竹实不食

只是被锁在深宫里的凤凰,又哪里活得下去呢?

凤凰,本该翱翔天际,无欲无求。

庄周自知是做不到的,当然,惠施也是。

所以每当惠施自比凤凰,要栖于梧桐时,他才会如此不屑。

但那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?

他缓缓地向前倾去,想更仔细地看看惠施的睡颜。

直到他的唇触碰到,那柔软的,惠施漂亮的睫毛时。

庄周愣住了。

酒壶中的清酒终于凉了。

庄周回头望去,东边的天空浮现出一抹鱼肚白。

青色的飞鸟从那儿掠过。

仿佛一道青色的线。

又似蜻蜓点水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文风变了好多,其实最后一句是糖啊。。不过我感觉你们可能不能理解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文风变了好多,其实最后一句是糖啊。。不过我感觉你们可能不能理解,我写的很隐晦吧


评论(9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