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【孙权个人】太元二年春

孙权是太元2年4月死的啊。本来想码权逊然后成了个人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太元二年三月建业的桃花,开了。仿佛一场大火,灼烧了吴主仅存的生气。

孙权叫人把它带到窗前,院中桃瓣乘着淡淡的香气,轻柔的透过窗拂过他鼻尖。他伸手让花瓣飘转着落在他手心。

然而在花瓣触碰到皮肤的那一刻,眼前一切到变了。

桃花还是开得灿烂,舞动着飘落在并非枯萎的,而是小孩子细嫩的手上。。

六十年前那个叫孙权的孩子呆呆望着,手上的花瓣像少女的脸颊,抬起头,就是当年舒县的灼灼桃花,铺满了天地。

在那花雨之间,他望见两个熟悉的身影,他们朝他走来,脸上是桃花般令人温暖的笑容。

那走来的两人,一个一手抓着风筝,一手伸向他,说“权弟?我和公瑾放风筝,你在湖边烤鱼吃。”

另一个闻言,无奈的笑笑“别听你大哥说的,我和你放风筝去。留那孙策在边上看着。”

“诶,公瑾,你不能那样对我。你还在生气啊,不就是。。。”还未说完,嘴就被周瑜用手捂住了。

孙权忽然笑出了声,喊道“大哥,公瑾哥”作势要去抓身前的手臂。

可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原本最为亲近的人,他慌乱的向前跑着,拼命的追逐着,而那两道身影只是越来越远,消失在茫茫白雾中。

停下脚步,水声冲击着他的耳膜,眼前是磨烂壮阔的湖面,脚下的船板咯吱咯吱响的厉害。远处几点星星的火光,隐藏着曹操南下的大军。

天上无云,唯一的一弯上玄月,寂冷地看着,这赤壁,这场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的战争|。

俄而,东风起,对岸连城一排的战船先是在各处冒出火焰。一会儿便火光冲天。随之而来的一曲琴音,作为祭曲,以那曹操八十万祭奠死去的先人。

天上已看不见那月亮,江边波涛俱静,这世间仿佛只剩下江头敌人的哀嚎和这琴声一般。

他闭上眼,任凭那琴曲在耳畔如流水般流过。

许久,琴声断了。

再睁开眼,水汽蒸腾的战场已化为烟去。他身处无比熟悉的龙椅之上,殿下一名俊俏郎君挺立着,大声宣读着他那傲人的战绩。“火烧七百里,刘备病逝白帝”可谓大捷。

他大声道“陆将军有大功,孤一时间不知道赏什么才配得上将军,就先送给将军一串北地来的葡萄吧。”

瞧着陆伯言偷偷抽搐的嘴角。和一脸冷漠的表情,他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笑的泪水都模糊了视线。

“至尊,父皇?”他眼中逐渐清晰,发现自己卧在塌上,身前女儿孙大虎正欢快的向自己述说着听来的八卦“有人看见陆丞相的儿子和太子一起偷偷跑到集市上呢。”

“啊!有这等事。”他突然就怒了“还天天上书要保孙和。原来是为了家族,而非国家!”

“父皇息怒。”大虎在果盆里挑出一个李子喂他。他深吸一口气,冷静了下来。

得让人再去骂骂陆伯言,说起来,曹子桓怎么死的那样早呢,他儿子都不送葡萄来。他边嚼着李子边想。

忽然一阵晕眩。

回忆,终于如潮水般褪去。

孙权这才发现,他手中紧握着那桃瓣。张开枯瘦的手指,他颤巍巍地把手放在胸前,花瓣枯萎的像是垂暮老人的皱纹。

一阵大风吹过,花瓣悠然洒下,像极了那六十年前的桃花雨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