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【世说改编】酒垆忆旧

王戎主

又名叫你学成语“邈若山河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酒垆忆旧

伤逝第十七

秋,深了。

落霞与孤鹜齐飞,沙叶共黄秋一色。

黄沙漫漫的小路上,酒垆边的旗子寂寞着飘着,混合在片片落叶之中。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,在层层帘幕后,冷眼观察着世间百态。

从远处,马蹄声娓娓而来,像雷霆,打破了这秋,这平静。

屋后,孤雁又发出悠长刺耳的哀鸣。

黄公酒垆前小路上的尘土扬起,又放下。

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缓缓地走下车,眼里像含着深深的海,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。

他在酒垆前站定,目光随着垆旁老旗飘动。如一把剑,刺开了岁月,露出了尘封已久的旧事。

当时的中年人还是一位唤作王戎的少年,位在竹林七贤的末位,常常与六贤携手入竹林。躲于林木中,不与世俗游。那时阮籍一言不合就喜欢拉着王戎来黄公酒垆喝酒,而往往嵇康也在那,或饮酒,或抚琴。酒垆老板总是是很欢迎嵇康的,因为他的琴声如流水,如清泉,潺潺流淌,绕梁三日,使人像是身处幽林秘境般惬意。况且嵇康面容姣好,也赏心悦目。

但是他对阮籍就没有那么好的映象,阮籍喝醉了就疯疯癫癫地,或唱歌,或长啸,甚至大笑不止。酒垆客人见到他,如见洪水猛兽,怎还会入酒垆惬意喝酒呢?当然嵇康和少年王戎除外,嵇康是喜欢阮籍的潇洒,而他是不得不留在那儿,之后带醉的不成人样的阮籍阮嗣宗回家。

“濬冲”嵇康将手放在琴上,朝他微笑,如竹叶般清爽的笑容。“可会弹琴?”

“会”他受宠若惊,那是嵇康第一次对他说话。

“那你来弹一曲吧”

“戎……戎吗?好”他看到嵇康拿起酒壶坐在了阮大醉汉身边。

“叔夜来喝酒。。喝酒,杏花酿,哈哈”不省人事流着口水的阮籍还在喃喃地说着梦话。

王戎卧在席上,手上一顿,然后一曲《高山流水》从他指尖倾泻而出。

嵇康闭上眼,像是沉浸在高山流水里,就好像他们不是坐在酒垆里,而是在陡峭悬崖边,看瀑布坠落,倚在竹上,远离尘世,飘飘然已成仙。

一曲终了,王戎的目光从琴眩上收起时,阮大醉汉已然坐起,头靠在嵇康肩上,似乎又沉沉睡去了。

嵇康拿起酒壶将酒灌入口中,阴影打在他脸上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。

但王戎肯定这个仙人般的嵇康一定正在偷笑,因为他的手正孩子气的捏着阮籍的脸。


“王公?王公”来自遥远世界的呼唤将他从旧事中拖出。

黄公酒垆的旗子还在那儿飘着,只是故人已不再。甚至那个叫王戎的少年,已经被唤作王公了。

 “王公,这酒垆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客人问道

他苦笑一声。“我当年与嵇叔夜,阮嗣宗一起在这家酒垆畅饮,竹林七贤,我在其末。但自从嵇康早逝,阮籍亡故以来,我就被时事所约束了”

“今天看着酒垆虽近在眼前,却邈若山河,遥不可及了”

他只知道他的眼里好像进了酒,辣的很,就像是当年嵇康饮的那杏花酿。

“走吧”他转身。

车轮滚滚驶去,卷起的黄沙淹没了身后两道车辙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文

王睿冲为尚书令,著公服,乘轺车,经黄公酒垆下过。顾谓后车客:“吾昔与嵇叔夜、阮嗣宗共酣饮于此垆。竹林之游,亦预其末。自嵇生夭、阮公亡以来,便为时所羁绁。今日视此虽近,邈若山河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