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【庄惠】三月天

庄惠友情向

-------------------

早春梧桐树上才开始冒出第一颗枝芽,春风便带着北归的雁来了。

庄周倚在梧桐粗糙的树干上,眯着眼,发丝散乱地落在他身上。青衫依旧,却沾染了春日泥土的的淡淡香气。阳光透过他轻薄的身子,颓颓然若玉山倚青柳。

当惠施带着藏了一冬的好酒姗姗来迟时,看到的就是这神仙般的景象。杨柳春风面,隐者正酣眠。

他抱着琴就这么走了过去,而睡梦中的人儿微微睁开一条缝,见是黑衣华服的青年,便欣欣然又放下了眼皮。惠施倒也不恼,檀檀然席地而坐,手指拂过琴弦,一曲《阳春》就从指尖流出,与天空中雁鸣迎合着。

许久,一曲终了,庄周才 彻底睁开了眼。”我做了一个梦”

“又是什么奇怪的梦”惠施将手放在琴上。

“我梦到我变成了一只蝴蝶,栩栩然自得也。飞在草野间,忘却了我自己” 

“可当我张开眼的时候,看见了却是你乌黑的眸子,我才知道我又变回庄周了。”庄周微笑着看着惠施,神了个懒腰“你说,到底是庄周在梦中变成了蝴蝶,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庄周?”

“这个我是不知道的,我只知道我面前的是庄周,而且蝴蝶是不能喝酒的”惠施捧起倒好的酒杯递给庄周。

“说的对,难得我们俩能有共识”庄周将酒倾数倒入口中,清风拂过他粘了酒的睫毛,就像是清晨浓密草丛中的露珠一般闪耀。

惠施注视这浓密的草丛,待庄周把杯中酒一口气喝光以后,问道“为什么你老是做奇怪的梦,而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?”

“因为你太注重结果了吧。争强好胜。”

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“在豪水上争的那么厉害的人是谁啊?”

“我明明没错。你怎么可能知道鱼的快乐”

“你看看,又来了”庄周捏起一只梧桐树下的蚂蚁,看了看,又无趣的把它放到梧桐树树干上“大道是虚无的,越努力追逐,或者争辩就离大道越远。”

天空中飞过一只哀鸣的孤雁。

“你知道我要回梁国了”很平静的语气,用的是陈述句

“恩”

“梁王莹去世了”

“梁王死后,政局将发生变动,各方权衡之下……你是相国的不二人选”庄周站起来,拍了拍尘土,顺手压下了惠施翘起了的呆毛。“不要一脸愧疚的样子嘛。我又不会阻止你,虽然我不赞同你做相国。”

惠施不客气的打掉庄周不安分的手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劝告什么的?”

“没有。。。其实还是有的。若是太平盛世,你治国是没毛病的,但是这纷乱之世。。需得步步为营,你可能应付不了,还有无妄之灾”

“我还以为你又要讲你哪些无为,神人无功之类的话了”

“我说那些话你又不会听”庄周抢过惠施的酒杯就往嘴里倒

“喂喂,你自己明明有酒杯”

“懒得倒酒。”

惠施看着庄周别扭的小样子十分绝望“我知道。你就是在气我又跑去当相国了”

“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,原谅你”庄周把杯子往身前一伸“倒酒”

“好”惠施不知不觉挑起了嘴角“我这一辈子算是被你制住了”

杨春三月天,友人梧桐下,相邀美酒酿,临别各心事

评论(2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