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昱

主春秋和三国咩。世说新语脑残粉。最近有点沉迷欧美和音乐剧

[法革]丹东的3月30日下午

原创男主,设定是丹东友人,平原派,与丹东同学。用第一人称。。。就是经常出现的叫丹东要小心的那个“”“有的人”。文章背景是丹东被捕那天下午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最后一次见到丹东是在共和二年芽月10日的下午。


当时他正牵着新婚妻子的手在花园里散步。脸上是从没有在国民公会上出现过的温柔的表情。像一只在树下乘凉的雄狮,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。


拉马克.马斯特,一位温和的中间派,意外地在咖啡馆里听见了罗伯斯庇尔派要对丹东派不利的消息。忙把这件事告诉了丹东曾经要好的同事兼同学的我。“丹东还仁慈点”他说


我随意的卷起头发“罗伯斯庇尔看不惯丹东早不是秘密,廉洁公老是分不清敌人与良民”


但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中萌芽,直觉告诉我这次可能不同往常。


于是我告别了拉马克,径直走向丹东的新房子————丹东在革命中可赚了不少,这也许是廉洁公不满丹东的原因之一。


“我的好公民”丹东伸出双臂,我们来了个熊的拥抱。“大概你说的对,平静的生活的确不错”他瞧着他那年轻的妻子,朝我微笑。这几日丹东收起了风头,像是要避过罗伯斯庇尔的锋芒。


很难想局势如此紧张的时候,他还能那么放松地游玩。我有点不敢相信,准备点醒他。


“乔治”猛地按住他的肩膀。我靠近他,大声说“这几天罗伯斯庇尔可能要害你,小心”


他听这话,先是一愣,然后大笑了起来,像极草原上无所畏惧的狮子,闪着太阳的光。


“公民,廉洁公不会动手的,我们要对革命的朋友有信心”他朝我眨眨眼“再说我们还有卡密呢!”


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吗?恕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坐在中间席子的人不懂你们山岳派的爱恨情仇。我在心中暗自诽谤。


丹东拉着我的手参观他的花园。


“露易丝,你先回屋吧”他说。


新夫人灿灿的离开了。可怜的露易丝,肯定不止一次思考丈夫被男人抢走的可能性。


“说实话,我有点受不了鲜血的气味了”丹东看着绽开的花说“这样挺好”


“但是,敌人的血必须流,这不是您说的吗,乔治”


“已经流的太多了!公民,敌人和无辜的人的血混在一起。无辜的人流的还要更多。停下吧,我累了,共和国也累了”


“还没有。您没有看到那暗潮汹涌的革命委员会吗,况且现在您的敌人不仅有反对革命者,还有。。。”


“只有革命的敌人才是我们的敌人,放心吧,他不会动我的。公民,我们聊聊别的话题”


“乔治!”


“公民,你还记得我们在特鲁瓦中学的日子吗?”


“丹东。。。。”


算了,与狮子,还是能言善辩的狮子对着说是不明智的。也许他早已想到应对的办法了呢?


当时我这样想


那天的下午就这样平静的过去



评论

热度(5)